欢迎来今题网博客

toymodule的博客

https://blog.jinti.net/toymodule/  [复制链接] [收藏]

toymodule个人头像
 toymodule
博客日历
«August 2020»
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3031
博客自定义分类
当前时间
10/11/2013 12:45:00 AM
在深圳,可以发呆的去处很多,而我独喜欢市民中心广场。市政府、市民中心、市图书馆、音乐厅以及深圳书城等众多建筑半围半隔出来的一块巨大空间,需遥望才能望到边。偌大地盘,在寸土寸金的深圳堪称奢侈。它就像深圳的心脏,安卧于此,一张一弛,一呼一吸都反映着城市的脉动。

    2012年1月1日,我在市民广场上度过了自己来深后的第一个元旦。那天上午,我乘公共汽车来到深圳书城,在里面整整逛了三个小时,几乎走马观花地把各个售书厅都翻了个遍。我还到心仪已久的“尚书吧”里去买了几本旧书,然后背着挎兜溜达到市民广场上。我坐在长椅上,看着熙熙攘攘的陌生面孔们,心里突然涌起莫名的感受。那种感觉很难描述,如果借用一下卞之琳的诗句,大概就是“我装饰了别人的相机,别人装饰了我的眼睛”。期间我还接到家乡一个朋友的电话。他正在和一帮老友喝酒,谈到了我,于是打电话问候一下。我说我一个人在广场上看风景。他说那有什么意思,看来你真的很孤独。我说,这对我其实是难得的清闲,我非常享受它。工作的劳碌和漂泊的落寞,让心灵粗糙了很多。此时此刻,我在慢慢地修复它。

    我喜欢广场上的绿。各种各样的树散漫地分布着,散漫地绿着,一年四季都那个样子,从来没有改变过。广场上人来人往,却不嘈杂,是那些绿消解了他们的声音,包围和弱化了他们的身影,让一切都变得祥和可亲,这时候若坐在绿茵下端一杯鲜榨甘蔗汁慢悠悠地品咂,简直惬意得要死。

    抬头望,四周的图书馆、音乐厅和书城门楣都不高,平视即可。其实里面别有洞天,内容丰富,面积很大。这是一种低姿态,不会让人感到压抑。国内不少图书馆的门楣或者匾额都放置于读者抬眼甚至低头即可看到的地方。我原先所在的长春,省市两家图书馆均如此。但也有相反的,而且这种粗鄙化倾向有蔓延的趋势。我很讨厌那种需仰望才见的衙门式牌匾,他们下意识地将受众置于自己的胯下,以此拉开彼此距离。

    我还喜欢市民广场上的摊位。这些年去过国内很多城市,各地的广场大同小异,基本上都是闲逛拍照的人。其实有什么可拍的呢,除了人还是人,最多有几个卖矿泉水的老太太,估计还是交了高额入场费才得以幸存的。越是大城市越是严禁“乱摆卖”。从所谓市容和整齐的角度讲,这样做肯定有其道理,但既然在广场上逛,总得逛点什么,如果仅仅是散个步,还是感觉少了点东西。看电影《罗马假日》,广场上的卖花老头送给公主一朵花,连人带广场一下子都显得柔软起来。当然广场不能成为菜市场,卖什么不卖什么还得有个选择。市民广场上的摊位,基本都是旧书、书画等之类,多多少少跟文化有关,你可以将其看做图书馆、书城、音乐厅的外延,也是这些高雅文化接地气的一种民间表述方式。摆卖的内容自然鱼龙混杂,不要指望他们能真正传播多少“文化”,给购买者带来多么实际的帮助。我想,有这种姿态就足够了,量变早晚引起质变。况且,这些摊位的存在并没让市民广场显得杂乱,反而平添了浓浓的人气和人情味。我偶尔也会去翻一翻,若淘到一两样(本)自己喜欢的东西,则成意外之喜。中午的时候,最好能偶遇一两个熟人,然后相约去吃饭,喝杯茶,谈谈风花雪月。这样的熟人不必太多,两三个即可。偶遇而不是常常遇到,这样才有珍惜的理由。

    甚至,我经常在市民广场上看到卖唱的人,他们有老有少,有的是谋生,有的则是特意把作品拿来接受陌生人的检验。我对他们的音乐理解并不深,但我希望将来从他们中间走出一两个音乐家。这样,当他们回忆往事时,市民广场就成了不可抹掉的温暖所在

阅读(826) | 评论(1)

今题网友

使用条款 | 联系今题 | 关于今题网 | 建议与批评 | 使用帮助
© 2020 Jinti.net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今题网